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学系新闻

复旦大学历史系马孟龙副教授讲座报道

来源:历史系 发布时间:2021-04-22 作者: 阅读数:0

2021年4月9日下午3点至5点半,浙江大学“求是”学术讲座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人文学院319历史系会议室举行。本次讲座由复旦大学历史系马孟龙副教授主讲,题为“谈张家山汉简《秩律》在秦汉郡治研究上的价值”。讲座由浙江大学历史系冯培红教授主持,历史系韩琦教授、古籍所周佳副教授及博、硕士研究生二十余聆听了本次讲座

马孟龙老师首先指出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的研究热度,他认为自从2007年晏昌贵教授的论文发表之后,学界很少有人再关注《秩律》,但实际上《秩律》学术价值还远远没发掘出来,本次讲座利用《秩律》来考定秦到西汉初年一些郡的郡治。其次,马老师谈到目前秦汉史所遇到的困境,以及张家山汉简对于秦汉史研究的意义,尤其是对于秦汉政区地理研究的意义。他认为,《二年律令·秩律》的出现打破了以往秦汉政区地理研究只有《汉书·地理志》《续汉书·郡国志》两份材料的局面。因此,《秩律》的出土对于秦汉政区地理研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就历史地理学界是如何开发利用《秩律》的学术史展开演说,指出国内第一个利用《秩律》研究秦汉政区地理的是周振鹤先生,而给《秩律》研究带来划时代意义的是晏昌贵先生。晏先生以《秩律》本身的文本特征为前提,重新复原了《二年律令·秩律》所记各县的上属郡。马老师指出,晏先生在《秩律》研究上做出了三个贡献:第一,明确《秩律》里面所有的县都应归汉朝管辖;第二,揭示了《秩律》的县名排列是有规律的,即同郡的县排在一起;第三,《秩律》是在一个旧的律文文本之上,又增补了新的内容。而马孟龙老师的研究是在晏先生的研究基础上做了进一步探讨,完全是基于《秩律》本身的地名排列规律。

讲座中,马孟龙老师就《秩律》中郡治是否是秩级最高的县展开讲解。他引用了南朝萧梁刘昭《续汉书·百官志》的注文,指出东汉时期荆州和扬州长江以南的七个郡当中,只有临湘县、南昌县和吴县这三个县的长官是令。接着,马老师引用江苏尹湾东海汉墓出土的《东海郡吏员簿》,指出西汉末年东海郡郡治郯县的行政级别是最高的四个县之一,达到了千石级。第三条材料,就是《秩律》中记载的西汉初年郡治的秩级也是最高的,比如南阳郡的宛县、南郡的江陵、蜀郡的成都、河南郡的洛阳、颍川郡的阳翟、汉中郡的西城。确定了这一前提之后,马老师就西汉初年陇西郡、上郡、北地郡、汉中郡、河内郡、河东郡的郡治展开具体的个案讲解。最后,马孟龙老师阐述了秦汉时期郡国治所的称法。他指出,秦汉时期一般称郡治为“郡都县”,这在岳麓秦简《亡律》、《史记·高祖本纪》等史料中都有记载。

在讨论环节中,浙大学子就县的排列规律、十六国地理、南方郡县、附郭县问题,与马孟龙老师进行交流讨论,马老师逐一回答了这些问题,讲座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供稿:杜冠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