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所信息

陈忠平教授“华人‘发现’美洲问题的新探索”讲座报道

2018-05-16 17:05 来源:历史系 作者:高泽辉供稿
阅读次数:215 【关闭】【打印】

5月10日上午,浙江大学历史学系举办沈炼之史学讲座第55讲活动,本次活动邀请到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忠平先生担任主讲,讲座题为“华人‘发现’美洲问题的新探索”。陈忠平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明清社会经济史、清末民初社会政治史、全球华人移民通史。本场讲座由我系吴彦副教授主持,徐立望副教授和数十位同学到场聆听。

图片-1.jpg

陈忠平教授介绍,华人“发现”美洲问题在中外学界均得到一定关注,列举了有关于这个问题研究的相关学术脉络。《维多利亚殖民者报》曾报道称英属哥伦比亚的Cassiar地区挖掘出30枚带有公元前1200年日期的铜钱。英属哥伦比亚克林顿镇博物馆也藏有带有“开元”年号的铜钱。基于“华人最早发现美洲”的假设,康有为认为“太平洋岸东米洲五万里,落机安底斯以西之草苔,皆吾华种之土地”。陈忠平教授认为康有为的说法欠缺证据,他从文献考证的角度辨析了各种说法。

首先是殷人及秦汉方士航渡美洲说。该说法由英国传教士梅德赫斯特提出,罗振玉、王国维、董作宾、郭沫若等对此有一定的探索。上世纪90年代,王大有、许辉、范毓周等人在美洲发现所谓“殷人文字”,认为奥尔梅克文化或与商朝人有关。陈忠平教授指出,若认为奥尔梅克文物与殷人文字有关,则有铭刻技术比甲骨文字不进反退、铭刻载体不用甲骨而用玉圭和岩石、未发现其它奥尔梅克“文句”“文献”几个问题无法解决。至于亨莉埃特·默茨和鞠德源提出的“秦汉方士航渡美洲说”则是基于《山海经》、《海内十洲记》等传奇、杂说,文献记载较为模糊,尚需进一步研究证实。

之后,陈忠平教授对东晋僧人法显“发现”美洲耶婆提国说及南朝僧人慧深“发现”美洲扶桑的说法作了分析。1900年,法国报纸Le Moude Modeme对此问题作出报导,在中国,章炳麟作出呼应,提出法显于公元458年到达墨西哥。章巽所校注的《法显传校注》中有“如是九十日许”一句,连云山据此计算法显从锡兰到耶婆提经历了约105天,从耶婆提回到山东经历了112天以上,从而推断法显的旅程跨越了太平洋。但张箭认为章巽断句有误,当为“如是九、十日许”,锡兰到耶婆提仅历时24天,耶婆提可能是今爪哇地区。陈忠平教授根据书中其它证据进一步证明了章巽校注的错误。

南朝僧人慧深发现美洲扶桑说由法国学者歧尼提出,朱谦之、邓拓等人进一步提倡,其主要依据是《梁书》中关于“扶桑国”的记录。罗荣渠先生反对这一观点,认为《梁书》所载慧深所述之扶桑国是孤证,且《梁书》中的慧深是胡僧,与《高僧传》、《魏书》中的慧深同名而异人。陈忠平教授认为罗荣渠的反驳也有疑点,如《梁书》所载慧深所述之扶桑国确有旁证,《高僧传》中外国僧人使用英译原名、非中文僧名等,因此,无法否定或肯定慧深的“发现”美洲说。

最后一种主要说法是郑和下西洋发现美洲说。此说法源于加文·孟席斯的《1421:中国发现世界》,但此书有不少文献错误,如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在1431到1433年间而非书中所言的1421年,郑和下西洋的始发点在南京而非北京等。书中引用了一幅弗拉·毛罗地图,该图显示有“中国帆船于1420年绕过好望角”,若记载属实,也只能证明郑和超过了达伽马,不能证明其早于哥伦布。

在文献考证之后,陈忠平教授进一步提出了关于华人“发现”美洲的理论反思。华人“发现”美洲说的根源在于一种“华夏中心论”。“发现”美洲的意义是对全球化的进一步证明,在今天的全球史理论下,“全球化”始于新大陆的发现,始于新旧世界之间的联系。对此,陈忠平教授提倡用“全球网络史观”来取代原有的“世界体系理论”。在“全球网络史观”的审视下,我们可以认为从法显到郑和的诸多华人领导了亚洲-印度洋世界的全球网络化,对全球史作出了早于、等于哥伦布等欧洲航海家的贡献。

图片-3.jpg

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在场同学就唐代货币的实际年份与年号之间的关系、讲座中所涉及的文献等问题与陈忠平教授进行了讨论。讲座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结束,在场师生通过本场讲座对于有关问题都有了更深入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