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常信息

“唐宋史研究”国际学术工作坊顺利举行

2017-09-13 14:09 来源:历史系 作者:作者供稿
阅读次数:292 【关闭】【打印】

2017年9月12日下午,由古代史所、世界史所、历史系联合主办的“唐宋史研究”国际学术工作坊在西溪校区历史楼四楼会议室成功举办,此次工作坊邀请到两位日本学者,与我校三十余名师生进行学术交流。历史系刘进宝教授主持了工作坊,除报告人、评议人外,历史系王海燕、陆敏珍、陈志坚、杜正贞等老师也到场参与了工作坊。

首先,日本早稻田大学的石见清裕教授作了《粟特人的东方迁徙与唐王朝的成立》的主题报告,石见先生通过对16方来华粟特人墓志的梳理,指出粟特人在中国北方的广泛存在,并通过地图展示了粟特聚落在中国的分布情况。石见先生指出,粟特商人为了东西交通道路上的安全,需要寻求强大政权的保护,在突厥汗国灭亡之后,便与唐王朝发生联系,寻求唐王朝的保护。粟特人墓志还反映出一些非从商的粟特人职业,包括军人、译语人、马政管理者等,丰富了对粟特人的认识,通过对墓志的研读,石见先生认为,粟特人后裔在唐王朝建立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并举例介绍了参与唐高祖李渊起兵队伍的粟特人后裔。石见先生还将视野放宽到整个欧亚大陆,指出4至7世纪初,欧亚民族移动是一个连动的现象,欧亚民族迁徙带动了粟特人的东方迁徙,欧洲的法兰克王国和中国的唐王朝,都可以看作是民族移动的结果。浙江大学历史系冯培红教授点评认为,石见先生对墓志资料有系统的梳理和深刻的解读,通过细致的考证丰富了学界对于粟特人和粟特聚落的认识,作者所持有的欧亚视野也是当今学界较多关注的课题。冯教授指出,有些观点可以继续讨论,如16方墓志的代表性如何,能否说明粟特人后裔在唐王朝建立过程中的作用。冯教授还指出,石见先生用欧亚视角来看待唐王朝与法兰克王国的建立也需要再考量,两者之间是否具有必然性,需要进一步论证。两位先生还就萨保的身份问题,粟特人从事农业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第二位报告者是浙江大学历史系孙英刚教授,他以《中古史上的月光童子》为题作了主题报告。孙教授认为,中古时期关于月光童子的信仰常常与君权、王权观念联系起来,先后被隋文帝和武则天利用,来将自己扮成佛法认可的理想君主,甚至为反叛者所利用。孙教授梳理了佛经中关于月光童子、转轮王的描述,指出许理和、古正美等学者关于月光童子的理解并不准确,并指出月光童子的本质是转轮王的前世,转轮王是中古佛教对世俗王权观念的核心内容,月光童子在中土出世做转轮王,跟佛教的末法思想紧密相连。浙江大学古籍所冯国栋教授点评认为,孙教授的报告体现了文化对政治的影响,切合当下“重回政治史”的学术思潮,并总结认为,报告体现了两个紧张:一是佛学与佛教史的紧张,古正美先生对月光童子的理解,切合佛教华严宗的佛教观,而孙教授从佛教史的思路出发,将其还原到中古信仰体系和政治话语中;二是道统与政统的紧张,即对转轮王与佛的关系的认识,古正美认为转轮王即佛,体现了政统与道统的一致性,而孙教授的观点将政统与道统分离。此外,评议人、报告人还就“大行”、“大兴”关系问题、如何看待佛教疑伪经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第三位报告者日本清泉女子大学藤本猛先生作了题为《宋徽宗的神霄玉清万寿宫》的主题报告,藤本先生从北宋徽宗御书《神霄玉清万寿宫碑》切入主题,论述了宋徽宗崇奉道教的诸多措施,包括弹压佛教、优待方士,在全国各地修建神霄玉清万寿宫。通过道士林灵素提出“神霄说”,将宋徽宗美化为神霄玉清王,即长生大帝君,满足了宋徽宗自我神化的愿望,通过宋徽宗的扶持,道教神霄派占据国教地位,而其主神则是宋徽宗本人。宋徽宗将神霄玉清万寿宫与世俗官场建立联系,各地神霄宫由各州监司、州官执掌,在京则由宰执、开封官直接掌管。藤本先生还讨论了神霄宫的特殊性,指出其获得了与孔子庙同等的尊荣。藤本先生还指出,遍布各地的神霄宫,其雏形乃是各州设置的崇宁寺、观,本质上都是尊崇徽宗的场所,这些都反映了徽宗皇帝自我神化的目的并指出,徽宗皇帝并非沉溺于道教,其对道教的尊崇实质上是利用道教巩固自己的统治。浙江大学历史系吴铮强副教授点评指出,目前传世的《听琴图》、《南极长生大帝图》以及《徽宗御像》等图像资料反映了徽宗皇帝自比为南极长生大帝的意图,可以支持藤本先生的观点。此外,吴铮强先生指出报告者对《万寿宫碑》录文的一些问题,并提示中国学者有整理校录本可以参考。

最后,在场师生与报告人、评议人就疑伪经的判定、佛道两教与转世思想的关系、佛教对政治的影响、犍陀罗的佛教遗存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工作坊持续了整整4个小时,讨论的话题涉及中古民族史、政治史、佛教史、道教史等诸多方面,为到场师生呈献了一场丰富的学术盛宴,在热烈的掌声中,工作坊获得了圆满成功。